耶穌愛你 JESUS LOVES YOU

誰來晚餐?

林前十一17-29

林錫釧 牧師2018/1/28

 公共電視台有一個「真人實境秀」節目——「誰來晚餐?Guess Who?」節目內容是探訪一個台灣家庭,採訪他們的生活點滴,並邀請一位神秘嘉賓與他們共進晚餐。我想,那些被探訪又有神秘嘉賓共進晚餐的家庭,一定都經歷了一次終生難忘的晚餐時刻。


 對耶穌的十二門徒而言,我相信令他們終生難忘的晚餐,應該就是在耶穌受難前的「最後晚餐」。這個「晚餐」也是初代教會按照主耶穌的吩咐,在聚會時守聖餐(主餐)的典故、由來。當時普遍的習慣是把「聚餐」與「主餐」搭配在一起舉行。信徒各自帶食物到教會,並一起享用;用餐後再一起擘餅、飲杯,進行所謂的「主餐」。如此安排,不僅仿效了主耶穌與門徒們在「最後晚餐」中所進行的過程,也很符合當時信徒普遍的需要,更具體地表達了彼此分享與相愛,所以,這樣的聚餐,特別稱為「愛席」(參:猶12),通稱為「愛筵」。


 原本立意良好的聖餐加愛筵聚會,在哥林多教會卻產生了大問題。使徒保羅說:「我現今吩咐你們的話,不是稱讚你們;因為你們聚會不是受益,乃是招損。」(林前十一17)照常理說,「聚會」應該是好事、有益的事,結果卻成為壞事、受損的事。原因乃在於聚餐過程中出了問題,而使肢體間的相愛關係受到扭曲與傷害。保羅嚴厲地責備會眾說:「你們聚會的時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為吃的時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飯,甚至這個飢餓,那個酒醉。你們要吃喝,難道沒有家嗎?還是藐視神的教會,叫那沒有的羞愧呢?我向你們可怎麼說呢?可因此稱讚你們嗎?我不稱讚!」(林前十一20-22)當時造成問題的情況是一些富有的信徒帶著豐盛菜餚來到教會,本應等候大家都來到,一起享用,以達「互補有無、互相款待、共享主愛」的目的;然而卻有某些有錢人一來到教會就私下召聚其他有錢人開始大吃大喝,等到一些較窮苦的人忙完工作來到教會時,食物已經所剩無幾,甚至空空如也。結果形成有人「酒足飯飽」,有人卻「飢腸轆轆」的強烈對比;不僅完全扭曲了愛筵的意義與目的,也使人受傷、跌倒,更讓教會在「分門結黨」中大受虧損。


 針對此事,保羅又補充說:「所以我弟兄們,你們聚會吃的時候,要彼此等待。若有人飢餓,可以在家裡先吃,免得你們聚會,自己取罪……」(林前十一33-34)他除了勸勉在教會的愛筵中,要彼此相顧,互相款待之外,並表示沒有反對「享受美食」或「餓了而需要先吃」的情況,只是提醒要在家享用或先吃,再來參加聚會,免得造成不必要的紛爭與傷害。


 「愛筵」也是現今教會中經常會採用的聚會方式,有時是全教會,有時是小組或團契,透過「愛筵」,共享豐盛佳餚,也聯繫了肢體關係,達到彼此相愛、主裡合一的果效。盼望在我們教會的每一次愛筵中,不論規模、時間、地點、內容,都能達到共嚐佳餚、同享主愛、肢體合一的美好果效。


 除了愛筵的教導,使徒保羅更關注的是「主的晚餐」,亦即「主餐」或「聖餐」。相較於聚餐性質的「愛筵」,「聖餐」更普遍地在基督教會中受重視,且通常是定期(如:每月、每週、每次……)舉行的一項「聖禮」。


 哥林多教會之所以會在「愛筵」上出問題,其根本原因乃在於對「聖餐」真理沒有正確認知。這也是今天我們要進一步思想與學習的,好叫我們因明白「聖餐」的真理,而在每次守聖餐時,得著真正的益處。


一、聖餐的內容


 聖餐儀式中的主要程序是擘餅(分餅)和分杯。聖經說:「……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林前十一23-25)這裡的「餅」和「杯」(葡萄酒或葡萄汁)分別代表耶穌的「身體」和「寶血」。主耶穌說:「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他裡面。」(約六55-56)因此透過領受聖餐,使我們與主更加契合,更領受主所賜的生命恩典。


二、聖餐的目的


 每次守聖餐都是為了「記念主」,是以基督為中心的。聖經說:「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林前十一24-25)「記念主」的焦點是「主的死」。一方面存著感恩的心來記念祂為我們的罪而死,另一方面則是存著效法的心來記念,願意一生為主捨命、為主所用。


三、守餐的態度


 聖餐是神聖隆重的儀式,每一個預備領受聖餐的人都應以敬畏莊重的心參與其中。聖經說:「所以,無論何人,不按理吃主的餅,喝主的杯,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人應當自己省察,然後吃這餅、喝這杯。」(林前十一27-28)在此進一步強調了「自己省察」的態度,在領受主的身體與寶血之前,除了明白其真正的意義外,更應真誠地在主前省察。然而,要省察什麼呢?最基本的是,求聖靈光照,看是否有得罪神的地方,求主赦免。


 更進一步的省察範圍,則是個人與信徒群體間的關係:我以什麼態度對待我的肢體?我有歧視、輕看軟弱的肢體嗎?我會有意無意地以自己的才幹來羞辱那些不體面的基督徒嗎?我有在教會內搞小圈子,把跟我的身份、地位、背景或職業不同的人孤立排擠在外嗎?……等。


 拿破崙是十八世紀,立下許多豐功偉業的法國皇帝。他晚年信了耶穌;曾有人問他,什麼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事?問的人以為他會提到輝煌的戰役、巴黎凱旋門,或制定大法典……等。然而,拿破崙卻說,他最快樂的一刻是第一次守聖餐,記念耶穌基督。


 弟兄姊妹,「你們每逢吃這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來。」(林前十一26)直到主再來之前,讓我們也珍惜並看重每一次的守聖餐,並真實領受主藉著聖餐所要賞賜的福分。

 

回到講台信息頁面 | 回到本頁最上方 | >>

  • 2018/1/28
  • ※放大字體小祕訣:按住鍵盤上Ctrl鍵再按右上方的+鍵,可放大頁面(或按住Ctrl鍵再將滑鼠滾輪向前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