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愛你 JESUS LOVES YOU

我為什麼要信仰上帝

羅一20

王鯤 長老2018/08/12

  

  我在初中時受洗,但相信耶穌是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那時腦洞剛開,很多新鮮的思想開始在內心裡翻滾,我開始學習跟上帝禱告,也學習以往教會或母親對我介紹的信仰。


  我聽到一句關於信仰的話,說信仰是一種「信則有,不信則無」的事情;對於禱告這件事呢?那就是「信則靈,不信則不靈」的行為。我思想過一陣子,我對這種說法感到不滿意。到底是因為有創造萬物的上帝,所以我們要去信仰祂?還是因為我們需要有個信仰,所以「上帝」被我們存在了?也就是說,到底上帝是「因」?還是「果」?


  我也讀到一些對於形成宗教的說法。如:古代的人因為不明白大自然為什麼會有打雷、下雨、地震、海嘯、火山爆發…等現象,就想,一定有一位神在背後。有雷公,他發脾氣時就會打雷、有地牛在扛地殼,他累了要換肩,就產生了地震。古人觀念中的神是被人的無知所推想出來的。當科學越發達時,人明白自然現象,就不信上帝了。


  但有人指出,從工業革命到二十世紀,在300個最偉大的科學家中,有263位(87.7%)是相信有上帝的,而且大部分是基督徒,這就表示神的存在不是因「無知、需要」而被想像出來的。


  然而如果這位神真的存在,為什麼祂不讓我看見呢?高一信主後,跟同學談到福音,他跟我說:「你沒聽過眼見為憑這句話嗎?你請上帝讓我看一眼,我看到了,就跟你一樣成為基督徒」。我啞口無言,因為我也沒看過上帝。到了高二,腦洞更開一些,想到「光譜」中的可見光區波長大約在390到770納米範圍內,但小於390納米的紫外線,和大於770納米的紅外線,人眼是看不到的。我們並不能說看不到的東西,它就不存在嘛!上帝造了人眼睛,是讓人可以看到部分存在的東西。有一些物質雖然存在卻看不見,譬如:空氣。空氣有重量,是物質、我們每天都在呼吸它、時刻都經歷空氣與我們切身的關係。但是,我們卻看不見空氣,如果我們看得見空氣,那世界就大亂了。


  創造物質的那位,祂本身就是超物質的,上帝的創造物跟上帝的本體是絕對不同的兩種本質。。所以,不能說「你的上帝在哪裡?給我看,我就信!」。你要認識上帝,就必須按照祂的遊戲規則來認識祂。我們要用什麼器官認識上帝呢?


  耶穌曾經跟我們介紹了認識上帝的器官,祂說:「上帝是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四24)又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我們如果存著一顆單純、清潔的心靈,那造人靈魂的神,一定可以帶我們去認識祂的。


  60年前,英國哲學家羅素(Russell)寫了一本書--《我為什麼不是基督徒?》,書中批評基督徒:「如果你問基督徒,世界是從哪裡來的?基督徒一定對你說上帝造的;如果你再問他上帝是誰造的?基督徒一定啞口無言…或者說,祂是不需要被造的。所以基督徒是矛盾的,基督教是不攻自破的宗教」。羅素以自己之心來度上帝之腹。他認為如果上帝造萬物,那上帝是誰造的?這是他的盲點。因為他先假設「上帝是被造的」,這已經是錯了,因為凡被造的,就不是上帝。


  宇宙是造物者最偉大的設計。達爾文在1859年所寫的《物種起源》最後一段中說:「當你想到這一切的演化,是造物者最先把祂的氣,吹在第一個生命裡面的時候,想到變成今天這樣偉大的宇宙,是令人肅然起敬、應當尊崇的。」達爾文從來沒有淪落成無神論者,他說:「I never became an atheist, I remain believe in God.」因為這宇宙的創造需要最高的智慧、整體的融合,絕對的平衡,不能有一點的差錯,這裡面的智慧難道是偶然的嗎?


  愛因斯坦的質能轉換公式E=mc2 ,物質可以化成能量(能量不能無故生成,也不能無故摧毀,但它能夠改變形式)。投在廣島的原子彈只有50公斤重,卻能讓日本投降。因為物質裡面隱藏著大量的能量。同樣地,能量也能變成有形的物質體。上帝用無窮的大能,創造了這個物質的世界。上帝用「能量」創造物質;人用物質把它化成能量。原子能可以推動發電,人可以把物質蛻變成為能量,人卻沒有辦法把能量集合成為物質的。


  上帝創造「空間」,把它做一個容具;上帝也創造「時間」,也把它做一個容具。所以時間與空間是兩個容具,作為我們存在的範圍,然後上帝把祂創造的東西放在時間裡面,也放在空間裡面。這樣,這些被造物才有方位、才有自己的身分,才有自己的地點和時間。聖經說:「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們尋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其實祂離我們各人不遠;」(徒十七26-27)。


  譬如你建造一棟房子,把它隔間成主臥室、客廳、廚房、車房…,之後再把你要的東西安頓好,然後你定下了時限:五年換一套椅子、十年換一個床、15年換一個冷氣,你給他們壽命,那房子的時限要比這些傢俱更長。五年後,一套舊椅子搬出去,新椅子搬進來,那些物件的時間結束了,空間卻還存在。我們人也是一樣:什麼時候來?到哪裡?什麼時候死,死在哪裡?你在空間裡活著,也在時間裡面活著。


  然而上帝超越時間、也超越空間,他看著人的死去、「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傳一4),可是「地」對上帝來說,有一天也要過去,「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後三4)


  哲學家康德Emmanuel Kant (1724-1804) 說:「要證明上帝存在很難;但是要證明上帝不存在更難」,他說:「有兩件事情使我不斷有新的感觸與害怕,隨時我都在這兩件事上反省,那就是滿天星斗的天和內心中的道德律」。閃著星光的天空,使我越想越害怕;另外是「在我裡面說話的良心」,是誰把「良心」放在那裡?誰把道德責任的良心放在那裡?你問我說,我不信上帝嗎?我是信上帝的,因為外證、內證使我懼怕。那閃著星光的天空,在心靈裡說話的良心,都告訴我,是神創造宇宙的。他說這是「無上的命令」。這命令就是你一定要行善,所以你做好事的時候,雖然沒人知道,你也會很滿意,這就是「助人為快樂之本」。但是當你做壞事的時候,即使沒人知道,你也會自我責備。因為這個「無上的命令」是神放在我們裡面的。


  羅馬書一章20節:「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回到講台信息頁面 | 回到本頁最上方 | >>

  • 2018/08/12
  • ※放大字體小祕訣:按住鍵盤上Ctrl鍵再按右上方的+鍵,可放大頁面(或按住Ctrl鍵再將滑鼠滾輪向前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