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愛你 JESUS LOVES YOU

安息日享安息

可二23-三6

林錫釧 牧師2019/1/6

  某個神學院,設置了一處禱告室,經常都有或多或少的同學在裡面一起或獨自禱告。禱告時,大家通常是坐在椅子上的;直到有一回,大家看到李同學接連幾次都是跪在某個角落禱告,從他的表情也看出是「情詞迫切」地奮力祈求。有些同學認為他就是因跪著禱告,才使禱告如此迫切有力,也更加屬靈,於是就開始仿效他,也跪著禱告。有一天,那位跪著禱告的李同學,鼓起勇氣問說:「你們為什麼也跪著禱告呢?難道……」有位同學說:「自從看見你因跪著禱告而更情詞迫切,也更有屬靈深度,我們都覺得要效法你的好榜樣啊!」李同學感到訝異又不好意思地說:「老實說,我不是因為要更迫切或更屬靈而跪著禱告,純粹是因為最近痔瘡發作,以致無法坐著禱告,也因情況嚴重,每次都是忍著不舒服在勉強地禱告。」還好有李同學的「老實說」,不然這個被誤解為「更屬靈的禱告舉動」恐將持續下去,也會有更多同學因「不明就裡」而被誤導。其實,像這類「不明就裡」而被誤導的事情還真不少。


  今天我們所讀的經文是有關耶穌對「安息日」的「老實說」。在耶穌的時代,法利賽人非常重視安息日,他們以極其嚴謹、嚴格、嚴厲的態度在遵守「安息日」的相關規定。因為神透過摩西吩咐:「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這一日……無論何工都不可做。」(出廿8、10)但問題是,他們從字面上去解讀神的心意,認為這項誡命是指在安息日不可以做任何事,因此詳細規定了安息日能做與不能做的事情,除了自己嚴格遵守外,也嚴厲地要求他人遵行,甚至以此來判定人的屬靈或敬虔與否。當時一般民眾對於法利賽人所主張與倡導遵守「安息日」誡命的觀念與方式,基本上都不覺得有何問題或疑慮,換句話說,大家因長期被誤導,也已經習慣這種錯誤的信仰生活模式了。這看在耶穌眼裡,是祂所無法容忍的,因為祂希望每位神的子民都能享受安息日的福份,真實地活在神的心意中,以致生命更加自由與豐盛。


  接著就讓我們從耶穌兩次被法利賽人論斷為違反安息日誡命事件中,祂所教導的內容,來建立正確的安息日觀念,進而能在現代社會中,實踐神對安息日的吩咐,並真正享受安息的福份。
首先,耶穌對於安息日,強調了兩個重要觀念:


一、安息日是為主所設


  耶穌說:「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二28)這話表明了祂是創造安息日與制定安息日誡命的主,因此,祂對安息日也能提供最準確、最權威的詮釋和解讀。任何人若能按照主的教導和榜樣去過安息日,就必能遵行這項誡命,也真實地活在神的心意中。


二、安息日是為人而設


  耶穌說:「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可二27)意思是安息日乃為了滿足人的需要和使人得益處而設立的。「安息日」顧名思義就是要使人得「安息」,這是非常寶貴的福份,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然而當祂看見法利賽人死守安息日的字句,所在乎的是傳統的規條,卻不在意人是否得著安息,如此完全背離安息日實際意義的教導與行徑,令耶穌感到相當難過與憤怒,以致祂不得不用極為凸顯的方式——在安息日醫病、趕鬼,來導正眾人對安息日的觀念,並能真正活在神為人設立安息日的福份裡頭。


  其次,關於安息日的實踐,法利賽人強調的是「甚麼工都不可做」,耶穌卻親自示範了安息日是可以有積極作為的,諸如:使人(包括自己)脫離痛苦、轄制、捆綁,而得著釋放、安息的行動,這些都是符合神設立安息日之本意的。


  加拿大「維真神學院」《神學及文化、倫理》的資深教授唐慕華(Marva J.Dawn)認為,守安息日可以幫助現代人從不斷追求卓越、成功、效益和效率的渴望及壓力中得到釋放,重新找到自己的身份。守安息日的精義,在於學習讓神照顧我們,放棄在生命中扮演無所不能之神的角色,它是要把我們從過量的工作焦慮中釋放出來,除了更體驗與神的同在,也有助於改變我們對生活的態度。因此,養成安息日的習慣,不僅不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品質、工作效率,反倒能釋放壓力、恢復活力,在身心靈上都有磨刀砍柴、蓄勢待發的果效。


  有人會問:「守安息日一定要在星期六嗎?在星期日是否也可以呢?」今日是百工百業的時代,不能在星期六、日休假的大有人在,更有人需要時常出差。所以,安息日不能教條化地遵守,而是要因地制宜,因人而異。如果不能固定地七天休息一天的人,還可以考慮每天花一點時間,就算是十五分鐘、半小時,有一些安靜時刻,可以親近主,領受安息,也稱得上是「小型的安息日」。所以,守安息日不必拘泥於星期六還是星期日,關鍵是將一天或某個時段分別出來,有所停頓、安歇。最理想的是能與屬神的子民一起親近神、敬拜神、事奉神。


  有人也會擔心在此競爭激烈的時代,還要因為守安息日而刻意地停頓、安歇,豈不是白白地浪費時間,也會減損競爭力與削弱生產力。事實上,就算守安息日是浪費,它卻是「神聖的浪費」——神會以祂的方式,把我們「浪費」在祂身上的,充充足足地補回來。


  有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火戰車》,當中描述了一位在中國出生於宣教士家庭的英國青年奪得奧運田徑金牌的故事。他從小便受到良好的信仰薰陶,建立了穩固的信仰。他也有田徑方面的運動天份,常常在比賽中有優異表現。他更在1924年獲選為英國奧運國家代表隊的選手,在成為奧運代表選手後,他更加緊地練習,然而不管平時練習得多累或多緊湊,星期天他一定會去教會作禮拜。


  當奧運的賽程表公布後,得知他將參加的一百公尺短跑項目是在禮拜天早上舉行,這個訊息讓他感到非常地掙扎,因為他堅持禮拜天是敬拜神的時間,沒有什麼事比這個重要。然而他是當時獲取金牌呼聲最高的選手,若不去比賽,等於是將垂手可得的金牌拱手讓人。因此有許多人一直勸他,若是拿到金牌,不僅可以為國爭光,更可以榮耀神,甚至連英國王子也來勸他參加比賽;但是,他心意堅定地告訴王子,他絕不參加比賽。當然他也浪費了奪得奧運金牌的大好機會。


  在擅長的百米短跑項目外,他也在四百公尺的項目參賽,然而因他是屬於衝刺型的短跑選手,在這個項目就比較沒有把握。但他還是很有信心地去參賽,不料最後竟拿到了金牌。事後,他分享得勝的秘訣,說:「前兩百公尺用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力氣去跑,後面的兩百公尺,則完全交給神;奇妙的是,反而跑得更快。當時,心中感受到的是,神說:尊重我的,我要看重他。因此,雖然沒得到一百公尺的金牌,神卻賞賜了另外一面更得來不易的金牌。」

 

回到講台信息頁面 | 回到本頁最上方 | >>

  • 2019/1/6
  • ※放大字體小祕訣:按住鍵盤上Ctrl鍵再按右上方的+鍵,可放大頁面(或按住Ctrl鍵再將滑鼠滾輪向前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