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愛你 JESUS LOVES YOU

不要對我沉默

撒母耳記下十三~十四章

 

王懿宜 牧師2021/05/23


      近日台灣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嚴峻,上上週六(15日)本土病例,繼前一天的單日新高29例後,確診人數飆升至180例。從那一天起,國內的本土確診數已連八天破百。至今全台也有十四間醫療院所傳出人員確診,而其中又以板橋亞東醫院十四例最多。造成亞東醫院院內群聚感染的病患,曾經出入萬華茶藝館,卻隱匿自己的足跡與接觸史,以致院方在他住胸腔普通病房五天後,才進行隔離動作,他的不誠實造成病患、患者家屬、看護,與護理師,共十三人染疫(其中還包括一位因此病逝的老翁),還有332名醫護人員、病患及家屬被匡列隔離採檢。因為一個「誰買春會講」的理由而隱匿行蹤,所帶來的傷害真是何等地可怕啊!

     有句古諺說:「雄辯是銀,沉默是金。」然而,就如隱匿行蹤會對疫情的控制與周遭的人造成重大的傷害,有時候「沉默不語」對家人的關係也具有極大的殺傷力,聖經中大衛王的家庭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撒母耳記下十三章記載,大衛的長子暗嫩愛上了他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瑪,就裝病使詐要求大衛派她瑪照顧他,又趁機強暴了她,之後,還把她趕出去,棄她於不顧。她瑪的哥哥押沙龍知道後,對她瑪說:「我妹妹,暫且不要作聲,他是你的哥哥,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於是,「她瑪就孤孤單單地住在她胞兄押沙龍家裏。」(撒下十三20)緊接著,聖經說:「大衛王聽見這事,就甚發怒。」(撒下十三21)然而大衛知道這事後,只是「甚發怒」,卻沒有對暗嫩作出任何相應恰當的懲罰。而押沙龍雖然對她瑪說:「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他自己卻將這事深深地放在心上,「押沙龍卻不和暗嫩說好說歹;因為暗嫩玷辱他妹妹她瑪,所以押沙龍恨惡他。」(撒下十三22)當大衛毫無行動時,押沙龍一句話都沒說,但對暗嫩的仇恨卻與日俱增了。押沙龍若能直接對暗嫩發怒,情況可能還好一點。很可惜,押沙龍選擇與暗嫩疏遠,他不僅沒有好好處理自己憤怒的情緒,還容讓怨恨在他的生命中生根茁壯。兩年後,押沙龍找到機會,就把暗嫩殺了。押沙龍的怒氣不僅奪了暗嫩的寶貴生命,也毀了他自己的一生。

     以弗所書四章26節:「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情緒沒有對錯,行為卻有恰當與否,而問題通常是在處理情緒的方法。「生氣」不是罪,卻要留意不犯罪。生氣要能不犯罪,第一要務就是:不可含怒到日落。心中有怒氣,就要適度地表達,並盡快處理,千萬不要生悶氣,更不要累積怒氣。其實押沙龍對她瑪所說的:「不要作聲」與「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正是處理負面情緒時的兩大禁忌:壓抑情緒以及假裝沒事(否定傷害與痛苦)。健康的情緒管理首先就是要察覺並接納情緒,其次則是適度地抒發表達。

     押沙龍殺了暗嫩後,逃到外公基述王那裏,躲了三年。押沙龍謀殺暗嫩後,聖經的記載是:「暗嫩死了以後,大衛王得了安慰,心裏切切想念押沙龍。」(撒下十三39)。這一次大衛對他兒子的罪行還是毫無作為,只是心裏切切想念。大衛不僅沒有刑罰押沙龍,長達三年的時間,對他不聞也不問。後來透過約押的協助,押沙龍終於回來了。但接著整整兩年的時間,大衛都沒有理會押沙龍,以致押沙龍說:「我為何從基述回來呢?不如仍在那裏。…我若有罪,任憑王殺我就是了。」(撒下十四32)押沙龍寧願接受父親的懲罰,也無法再忍受父親的冷漠。大衛的冷落促成了押沙龍的叛變。最後,押沙龍在追殺父親的路上,被約押和他的隨從殺死了。

     在這個家庭悲劇中,我們看到身為家長的大衛在面對家中的重大事件或變故時,總是消極以對、避而不談。在暗嫩性侵她瑪的事上,大衛不僅沒有主持正義,懲罰犯罪的暗嫩,也沒有處理她瑪的傷痛與押沙龍的憤怒,以致押沙龍積蓄報復之心,進而引發殺機。賴瑞‧葛福偉(Dr. Larry Keefauver)博士在《美滿婚姻77步》一書中說:「我們常有一個迷思,那就是相信『時間會治療一切』。然而,事實是時間絕對無法治療一切。……故意忽視問題的存在並不能使問題自動消失。現在該是採取主動的時候,在小山尚未成為大山之前就先將它剷平。」在押沙龍謀殺暗嫩後,大衛面對他又愛又恨的兒子,又再次選擇冷處理。大衛一再逃避面對問題的結果就是:失去兩個寶貝兒子的生命。

      親愛的弟兄姊妹,但願我們都能積極而適當地處理自己的負面情緒。也願主幫助我們,都能勇敢面對家中懸而未決的問題,並倚靠主,有神所賜的智慧做最好的處理。



回到講台信息頁面 | 回到本頁最上方 | >>

  • 2021/05/23
  • ※放大字體小祕訣:按住鍵盤上Ctrl鍵再按右上方的+鍵,可放大頁面(或按住Ctrl鍵再將滑鼠滾輪向前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