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愛你 JESUS LOVES YOU

我知救贖主活著

約伯記十九章23-27節

 

王懿宜 牧師2021/11/07


     澳洲一名四歲女童史密斯(Cleo Smith)十月十五日與家人去海邊露營時,連人帶睡袋離奇失蹤,經過十八天的搜尋,警方終於在離失蹤地點四十八公里遠的小鎮卡納文,找到安然無恙的史密斯,並且逮捕一名男性嫌犯。我相信在史密斯失蹤的那十八天中,她的父母一定是既焦慮又無助。這讓我想起四十多年前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一次驚險事件。當時學校老師帶著小四的我、小六的姊姊,和幾位學生,遠從屏東縣的萬丹鄉搭車到台南,參加南部七縣市的書法比賽。比賽的前一晚,我和姊姊借宿台南的姑媽家,其他人與老師則住在某家旅社。隔天一早,我們抵達旅社時,赫然發現老師一行人已前往會場,而載我們前去的親人也離開了。那時我們既無法求助家人(家裡沒有電話),也無法連繫親人(不知姑媽家的電話號碼)。雖然知道比賽場地是在台南社教館,但人生地不熟又身無分文的我們只能憂心忡忡地呆站在旅社門口。所幸那時有位大叔看到我們的孤單無助,出手相救,載我們前往比賽會場。如果不是這位大叔的熱心相助,我和姊姊可能會淪落到在派出所等家人來找,更別說要參加比賽,他真是我們姊妹倆的救星。

     約伯在經歷撒但三番兩次的攻擊後,不僅失去財富、兒女、健康,還落入孤單無助的淒涼光景中,他說:「我的親戚都離開了我;我的密友都忘記了我。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當我是陌生人;我在他們眼中被視為外邦人。」(伯十九14-15)更慘的是:他似乎淪為全民公敵,他說:「我呼喚僕人,他卻不回答;我必須親口求他。我口的氣味令我妻子厭惡,我的同胞都憎惡我。連小男孩也藐視我;我起來,他們都嘲笑我。我的知心朋友都憎惡我;我平日所愛的人向我翻臉。」(伯十九16-19)就在如此痛苦絕望的時刻,約伯的心境忽然由最悲觀失望的低谷,跳躍至充滿盼望的高峰,他發出偉大的信心宣告:「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着,末後祂必站在塵土上。」(伯十九25)

     這裡的「救贖主」一詞,在聖經其他地方也翻作:「至近的親屬」。這個「至近的親屬」會為了家族成員的權益出手相救。例如:贖回人(利廿五47-49)、贖回產業(利廿五25);或是為某個被謀殺的家族成員伸冤、報仇(民三十五19)。這個字也被用來指立約的神──耶和華,這時就被翻成「救贖主」,例如:箴言二十三章10-11節:「不可挪移古時的地界,也不可侵入孤兒的田地;因他們的救贖主大有能力,祂必向你為他們辨屈。」耶和華作為祂子民至近的親屬,要為他們伸冤,救贖他們脫離欺壓和強暴(詩七十二14),並與他們同受苦難,以慈愛和憐憫救贖他們(賽六十三9)。

     約伯說:「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着。」表明他相信神活著,神是他的至近親屬,必要幫助他、拯救他、為他伸冤。約伯說:「末後祂必站在塵土上。」他相信總有一天神要親自下到地上來,站在他的旁邊,幫助他。他說:「我自己要見祂,親眼要看祂,並不像陌生人。」(伯十九27)約伯相信自己與神的關係非常親近,甚至在死後、在永恆裡,神仍要與他同在。他說:「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伯十九26)因著這樣的確信,約伯能在苦難中忍耐到底。雖然約伯並不明白神為何讓他遭遇這許多的苦難,他埋怨過神,也質問過神,但無論如何他總是緊緊捉住神,不失去信心與盼望。約伯從以神為仲裁者(伯九32-33)、見證者(伯十六19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直到宣告神是「他的救贖主」,透過苦難,他對神的認識更加進深了。神果然沒有讓約伯失望,約伯記三十八章1節:「那時,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以致最後約伯說:「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伯四十二5)雅各書五章11節:「看哪,那些忍耐的人,我們稱他們是有福的。你們聽見過約伯的忍耐,也看見主給他的結局,知道主是充滿憐憫和慈悲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知道神是「你的」救贖主,是「你的」至親嗎?祂關心你,絕不會棄你於不顧。你知道「你的救贖主活著」嗎?無論世局如何變化,無論環境如何變遷,我們的主永遠活著,祂永遠坐著為王,掌管一切。保羅說:「為這緣故,我也受這些苦難。然而我不以為恥;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提後一12)



回到講台信息頁面 | 回到本頁最上方 | >>

  • 2021/11/07
  • ※放大字體小祕訣:按住鍵盤上Ctrl鍵再按右上方的+鍵,可放大頁面(或按住Ctrl鍵再將滑鼠滾輪向前轉)。